蝴蝶推书网 www.hd-ky.com

苏青璇沈星澜(祈的作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苏青璇沈星澜全章节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祈薰的新作《重生后,霸道公主强娶小将军了》,这是一本宫斗宅斗类型的书,主角是苏青璇沈星澜。主要讲述了:前世害心上人结局悲惨。 霸道公主重新读档人生! 这次,她先撕了虚伪驸马,踹飞下头男。 护百姓,揪出大奸臣,搅动国家风云。 举全国兵力,一举重创蛮族,保家卫国。 再强掳少年将军进公主府,日日宠爱,夜夜诉情,想换来心上人那颗真心...... 可她却不知道,小将军前世就早已动情......……

《祈的作者》精彩章节试读

疾风骤雨,天空的乌云阴沉沉地往下压。

黑沉沉的密林中,苏青璇背着早已没了气息的红衣少年,一步一个泥坑,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猩红的血顺着少年的指尖滴落,混在雨水里砸在泥土上,俊美的脸一片惨白染着血,即使已经没了生机,唇边却还是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张扬而绝艳。

苏青璇意识早就恍惚起来,呼吸里似乎都带着血腥气,可她瘦弱的身体里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直没有倒下,硬是带着少年的尸体逃进了密林。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追兵用听不懂的蛮族话叽里咕噜地叫喊着什么。

苏青璇清楚地知道自己落到这些人手里会有什么下场,她是景国皇室唯一剩下的公主,或许会像她的姐姐一样成为军妓被凌辱致死。

但她没有偷偷逃跑,敢回来把沈星澜的尸体偷出来,就代表她完全不惧怕被抓住的后果。

她只是忍受不了,一个为景国出生入死,为百姓镇守边疆,被蛮族惧怕憎恨的将军,死于自己人的背叛后,尸体却无法好好安葬,被那些人侮辱。

最终苏青璇被十几个蛮族士兵围在了悬崖边上,即使沈星澜已经死了,他们看他的眼神却仍旧像是在看个随时会苏醒的怪物一样惊惧着不敢上前。

“诶,各位请让让。”

穿着丞相官服,各样玉石挂在腰间的男子从中挤出来,整理不见一点泥的衣袍,然后高高抬起下巴,眼神充满了鄙夷和不屑,扫见沈星澜时缩了下脖子。

他的动作看起来极为猥琐,过了几秒男子才想起来沈星澜已经死了,不会再像个修罗一样大开杀戒后,这才重新摆起架子,假惺惺地劝说道。

“青璇,你这是何必呢,为了具尸体搭上自己的命,你是仅剩的前皇室公主,只要你交出沈星澜,陛下恩德,定会让你平安度过余生。”

“呸!你做梦!”

苏青璇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男子脸上,气得男子蹦起来扯袖子擦脸,她却直接大笑了起来道。

“荣柳!你真以为你真能当上丞相吗?你不过是那叛军推出来的替罪羊罢了!”

“景国与蛮族有着血海深仇,百姓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沈星澜多年镇守边疆,是所有百姓心中的战神。”

“是你下令偷袭射杀了沈星澜,是你提议要将沈星澜的尸身交给蛮族,也是你带领蛮族全城搜捕我。”

“你真以为你能得到什么好下场吗?恐怕那人事后为了平息民怨,第一个死的就是你吧!”

她看见荣柳脸上阴晴不定,显然是已经信了她的话,苏青璇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狗东西,不过没关系,她会带这狗东西一块走的!

苏青璇转而又露出一副哀戚的模样说道:“荣郎,我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了,虽然你我如今已经情谊不再,但我总是盼着你好的,不希望你最后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我想到一个办法能让荣郎脱身。”

她为难地看了看周围的蛮族士兵“荣郎你且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荣柳虽然心中鄙夷这个女人,但还是因为这些年苏青璇对他的感情相信了苏青璇的话。

他下意识走上前去,附耳去听,却突然心口一凉,低头一看,苏青璇握着把匕首狠狠刺入了他的心脏!

“你……”

“狗贼,去死吧!”

苏青璇握着匕首狠狠一拧确定荣柳救不活后,在蛮族士兵都愣住的时候,拖着沈星澜从崖上跳了下去!

耳边呼呼的风声响起,苏青璇紧紧抱着少年的尸体,胸中的怨恨和怒火在这一刻都平静下来。

这辈子她对不起的人太多太多了,爱上不该爱的人,甚至景国灭亡都是她的过错。

如果有轮回转世,她苏青璇愿生生世世受尽苦难,只为她在意的人能够平安顺遂,百岁无忧。

“沈星澜,如果有下一世……能等等我吗?”

景国主城,静柔公主府内。

“轰隆!!”

大雨倾盆而下,银白的雷蛇穿梭云际,照亮了公主府的庭院。

冰冷的雨水顺着苏青璇苍白的脸颊往下滑,在银白色的雷光照射下,眼神从懵懂到狠厉,本来温婉漂亮的女子此刻竟然看上去像个从地狱归来的厉鬼。

苏青璇眼前还有些朦胧,却立刻伸手摸索周围去寻找沈星澜的尸体,她表情恐慌且疯狂,双手磨在青砖上蹭出血迹,把旁边的侍女吓得扑过来制止她,却被苏青璇一把推开摔在旁边。

“公主,公主,你怎么了啊!”

侍女急得不行,苏青璇听见声音猛地抓住侍女的手臂,力气大的仿佛能捏碎侍女的骨头一样,难道她此刻已经到了地府,但沈星澜不愿意见她,所以提前走了吗?

“沈星澜呢?沈星澜去哪了!”

侍女疼得叫了出来,本来以为公主是因为驸马而发疯,没想到公主问的却是沈将军。

“公主,沈将军前几日传来消息,已经从边疆回来了,想必公主很快就能见到沈将军了。”

“边疆……?”

苏青璇如梦初醒,看清侍女的模样立马松开手,她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心中大为震惊,这不是她的公主府吗?

面前亮着烛火的房间是她的卧房,里面传出暧昧的声响,让苏青璇一下子就想起来这是什么时候。

这是她和驸马大婚的一年后,驸马与他的表妹不清不楚,之前便经常把人带进公主府,今日她被驸马的表妹陷害,驸马却不信她,更是让她在这里跪着受罚,亲耳听着自己的驸马与别的女人缠绵。

膝盖跪得生疼,苏青璇却笑了出来,笑容癫狂得像个疯子。

她怎么能不笑,她苏青璇居然回到景国灭亡的一年前,这个时候皇帝哥哥还未死,姐姐们也还活着,景国还没有乱起来,沈星澜也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百战百胜的少年将军。

所有人都还活着!

她苏青璇重生一回,必定要找出那个篡国的幕后黑手,不会让上辈子的悲剧再次重演!

2.

侍女吓得不行,以为公主被刺激到精神不正常了。

苏青璇眼尖地看见侍女的表情,立马压抑自己过于激动的心情。

但也没有去刻意扮演以前的自己,她以前就是太过懦弱,才会被荣柳拿捏。

她这次重生回来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不过苏青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重生到这个时候,这个时候的她还是那个温顺纯良的公主,一心爱着这个狼心狗肺的狗男人,不知对方英俊皮囊下的肮脏龌龊。

即使被荣柳如此对待,也忍耐了下来,自以为深情,其实在那狗东西眼里,她的情分文不值。

想必当初赏花宴他们的初遇也是荣柳暗中谋划,只因为她公主的身份能让荣家飞黄腾达。

“安心,萍儿,只是许久未见沈星澜,我心中有些担忧罢了。”

苏青璇并不打算多加解释,她膝盖已经跪得麻木,却死咬着牙站起来,然后把刚刚被她推倒的萍儿也拽了起来。

她揉了揉萍儿的手臂,心中酸涩。

“刚刚的事……”

“公主我没事的!”

萍儿连忙摆手,挥舞着胳膊表示自己没事,但略微抽动的脸颊,却让苏青璇看出对方是在强忍。

她知道自己刚刚用了多大的力气,但现在多加关心,萍儿反而会觉得为难。

上辈子她对驸马情根深种,对总是说驸马坏话的萍儿甚是不喜。

最后却是萍儿在她全家上下被杀,孤苦无依的时候对她百般照顾,又因为护着她顶撞驸马被杖毙,现在想想她真是太蠢了。

萍儿却不知道苏青璇心中所想,只当公主是被驸马刺激到了,她愤愤不平道。

“驸马一心护着那贱人,多次让公主难堪,这次更是让公主跪在这里,公主乃千金之躯,怎能跪在这里听这些淫靡之语。”

苏青璇握住萍儿的手,眼底闪过一丝狠辣,面上却不显,笑吟吟地说道。

“你说得对,本宫怎么能为了这两个贱人轻贱自己。”

雨下得太大,苏青璇浑身上下湿漉漉,衣裳全贴在了身上,狼狈地完全看不出公主的架势,像个落汤鸡一样。

她提了提自己的裙摆,心想也对,有哪个公主能低声下气到她这个地步,被陷害都不能为自己申冤,还乖乖跪在这里受罚。

上辈子她居然就这样听着这俩人在里面折腾了一会,又跪了大半宿,身心煎熬,后半夜直接晕过去,连后几日皇帝哥哥的生辰都没赶上。

蠢,真是太蠢了。

苏青璇嘴角微扬,眼尾透出讥讽,这是她的公主府,之前全靠她忍让,这俩人还真把自己当主人了?

“来人。”

苏青璇的声音不大,透不过密集的雨幕,护卫都被吩咐不准靠近,周围空无一人。

但两个黑影却突然从屋檐处跃下轻巧落地,恭敬地跪下行礼。

这两人是皇帝哥哥吩咐过来暗中保护她的暗卫,上一世她不想拿公主的身份压迫荣柳,自然也没有使用过暗卫,后来直到国破家亡,她才用暗卫将沈星澜的尸身偷了出来。

苏青璇向着面前的卧房抬了抬下巴。

“把门踹开。”

里面声情并茂地正在做热身运动,但暗卫完全不管里面驸马两人在做什么,他们只听从主人的命令,以前是皇帝,现在则是苏青璇,所以他们直接踹开了门。

扑通一声巨响。

暧昧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驸马荣柳的怒骂声传了出来。

“苏青璇,你疯了吗!”

苏青璇淡然地走进卧房,抬眼看去。

荣柳半光着身子正慌慌张张地穿衣服,看苏青璇进来,眼神恶狠狠仿佛要生吞活剥了她。

这就是上一世她爱的驸马,容貌俊朗,内里却是藏污纳垢。

看她的眼神从未有过爱意,只是用花言巧语和暧昧的手段就哄骗走了上辈子受尽宠爱心思单纯的她。

即使后来驸马帮着他的表妹踩在她头上,她居然还一心一意地以为驸马爱过她,试图挽留。

可笑她前世居然在皇帝哥哥死后才醒悟过来,看清了他的真面目,那时却已经太晚了。

床上脸颊潮红,春色尽显的女子则是羞涩地抓着被子躲在里面,含羞带怯地向着荣柳抛媚眼,然后又看向苏青璇。

眼神高高在上好像在看一个落魄的乞丐,而她才是那个尊贵的公主殿下。

她云雅丹,一个父母双亡,从小住在荣家的孤女,如今把大景朝尊贵的公主殿下踩在脚底下,怎么能让她不得意。

她嫉妒苏青璇。

凭什么苏青璇一出生就是景国尊贵的公主殿下,而她就是父母双亡只能依靠在舅舅家里的孤女。

从小受尽白眼,用尽手段才让得到表哥的喜爱。

不过是公主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她压得死死的。

云雅丹同样也看不起苏青璇,要是她有苏青璇这样的身份地位,绝不会活得如此窝囊。

“表哥,想必姐姐也不是有意的,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与你说。”

“重要的事?就她?”

荣柳的不屑已经完全不遮掩了,应该说在他确认苏青璇真的爱他爱得能忍受一切后,就完全暴露了所有的真面目,之前那个温润公子的假面被彻底撕碎。

“我确实有事要说。”

苏青璇保持着温婉的笑脸,让两人放松警惕以为她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时,她直接走过去一把拽住云雅丹的头发把人从床上扯下来。

云雅丹痛得尖叫出声,完全没想到苏青璇居然敢在荣柳面前动手。

“这是本宫的卧房,你有什么资格睡在本宫的床上!”

“苏青璇,放开雅丹!”

荣柳怒吼一声,扑上来想对苏青璇动手,被旁边的暗卫干净利落地扭着肩膀按跪在地上。

苏青璇看都没看旁边,直接一巴掌扇到云雅丹脸上。

“啪!”

云雅丹捂着脸颊,眼神尽是不可置信地瞪着苏青璇。

这个被她磋磨了一年,骂不还口,懦弱到了极点的苏青璇居然动手打她!

“你……”

“你什么你,要叫殿下知道吗?”

“你什么身份,敢在本宫面前大呼小叫!”

“本宫即使看不上这个男人,也轮不到你来抢!”

苏青璇死拽着云雅丹的头发,啪啪啪地连扇了三十多个巴掌,把上辈子的怨恨发泄出来才停下来!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