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推书网 www.hd-ky.com

陈长生三年死一次(陈长生李念生)陈长生三年死一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陈长生李念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小说长生:我真的只想睡觉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一只榴莲3号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主角是陈长生李念生。主要讲述了:沉睡十年,再睁眼已经物是人非。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村子,他不由得叹气。 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他就获得了一个长生系统,从此见证了历史变迁,最美山河。 看着一个个故人死去,他早已麻木,处理后事,换个新地方生活,行云流水…… 你要问他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他:“没办法,死不了啊,不信你试试!”…

《陈长生三年死一次》精彩章节试读

“呸呸呸!”

洁白的月光撒在漆黑的大地上,一个年轻人正狂吐嘴里的泥土。

“说好的金丝楠木千年不腐,这才几年就变成渣了。”

“该死的李瘸子,居然敢拿假货骗我。”

吐干净了嘴里的泥土,陈长生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

借着那朦胧的月光,隐约能看到陈长生那圆润的翘臀。

不过此时的陈长生,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自己月下遛鸟的事情。

“系统,十年时间已经到了吗?”

“回宿主,十年沉睡已经结束,属性点已到账。”

听到系统的回答,陈长生看向了脑海中的面板。

【宿主:陈长生】

【力量:1】

【速度:1】

【防御:1】

【灵力:0】

【寿命:80】

没错,陈长生正是根正苗红的穿越者。

而他所拥有的系统不是什么签到系统,也不是什么屌炸天的无敌系统,只是“平平无奇”长生系统。

只要陈长生沉睡,就会获得相应的寿命和属性点。

不过沉睡时间也是有限制的,那就是不得超过寿命上限。

而且陈长生已经活过的寿命,在沉睡之后又会重新充能。

也就是说,假如陈长生活了八十年之后沉睡。

哪怕只是沉睡一天,醒来之后拥有的寿命将会是八十年零一天,而不是只有一天寿命。

另外,当苏醒之后,下次沉睡的间隔时间,最低不能低于总寿命的十分之一。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只要陈长生猥琐发育。

陈长生就能人如其名,做到真正的长生。

看着到手的十个属性点,陈长生并没有选择马上加点。

而是从系统空间里面拿出一套衣服套在身上,然后根据记忆辨别了一下大致方向,随后快步下山而去。

十年时间,战乱应该过去了。

因为战乱分开的心上人,应该也回来了。

......

“烧饼,热气腾腾的烧饼!”

走在热闹的集市上,陈长生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虽然镇子还是以前那个镇子,但是曾经的人都已经不见了。

十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也足以让很多事情发生改变。

观察了一下镇子的改变,陈长生跟随着自己的记忆,向某个熟悉的地方走去。

很快,陈长生来到了镇子边上的一处农家。

看着那熟悉的房子,陈长生不由嘴角上扬了一下,随后开口道:“请问念慈在吗?”

闻声,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从屋里探出头来。

“你找谁?”

看到这个小女娃,陈长生愣了一下。

“这里不是念慈的家吗?”

“我不认识念慈,你找错地方了。”

面对小女娃的的话,陈长生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

当时适逢战乱,念慈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许她早已经不在了。

想到这,陈长生当即准备转身离开。

“长生,是你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陈长生背后响起,陈长生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

平复好激动的心情,陈长生慢慢转身,曾经熟悉的面孔再次映入眼帘。

“砰!”

女子手中的菜篮子掉在了地上。

当确定眼前这个人之后,念慈当即用手捂住嘴巴,眼中的泪水瞬间磅礴而下。

“不许欺负我娘!”

看到自己娘亲哭了,小女娃立马从屋里冲了出来,然后张开小手拦在两人之间。

听着小女娃的称呼,陈长生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向曾经的青梅竹马。

面对陈长生的目光,念慈没有闪躲,只是缓缓伸出手抚摸着陈长生的脸。

“十年了,你还是和当初一样。”

“为什么?”

陈长生最终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闻言,念慈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宠溺的摸了摸小女娃的头。

“我们分开之后,我被匪徒追杀,后来是他将我从死人堆里救了回来。”

“半年之后我养好了伤,战乱也停止了。”

“他和我一起回到了这里,当时李瘸子说你在他哪里买了一具棺材。”

“然后我等了你三年......”

说到这,念慈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和无奈。

随后念慈长舒一口气笑道:“这三年来一直都是他照顾我,他对我真的很好。”

听到这话,陈长生愣了一下。

随后释怀的笑了,只不过这笑中带着几分苦涩。

沉睡十年,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很短的时间。

可是对念慈来说,十年太漫长了,人生又能有几个十年呢?

当初分开的时候,自己和念慈都是二十岁。

十年之后,自己还是二十岁的样子,可念慈已经三十岁了。

其实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她和自己就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想到这,陈长生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女娃的头笑道。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面对陈长生的话,小女娃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娘亲,似乎是在询问娘亲的意思。

“告诉叔......告诉哥哥吧,他是娘亲的故人。”

得到了娘亲的同意,小女娃脆生生的说道:“我叫李念生,今年六岁了。”

“念生,”陈长生念叨了几遍这个名字,随后笑道:“真是一个好名字。”

“哥哥的名字当中也有一个‘生’字,不过我叫陈长生。”

“你可以叫我长生哥哥。”

说完,陈长生起身离开了。

见状,念慈下意识的开口道:“你要去哪?”

闻言,陈长生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背对这母女两人挥了挥手说道。

“我原来的房子不在了,但我看李瘸子的棺材铺还在,我去他哪里住一段时间。”

说着,陈长生的背影逐渐远去。

看着陈长生的背影,李念生仰头问道:“娘,长生哥哥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朋友,是一位很熟悉的故人。”

“那他找的念慈是谁?”

“可能是他的青梅竹马吧,毕竟‘念慈’这个名字,一听就是男子对心上人私下的称呼。”

“原来是这样呀!”

“那长生哥哥能找到他的心上人吗?”

“不知道,或许他已经找到了。”

念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看向李念生笑道:“好了,爹爹快回来了,我们一去做饭给他吃好不好?”

“好!”

李念生高兴的叫了一声,然后就蹦蹦跳跳的跑向了厨房。

......

2.

“李瘸子,你的棺材有问题,我要退货!”

“放屁,老子做的棺材从来没有人说不好。”

一道身影直接从棺材里坐了起来,饱含怒气的目光在扫视四周,似乎是想找到污蔑自己手艺的家伙。

然而当李瘸子看到门口的人时,直接吓的再次躺回了棺材。

“看来我真是大限将至了,陈长生那个死穷鬼怎么来找我了。”

听着李瘸子的念叨,陈长生咧嘴一笑,然后径直来到棺材面前。

看着棺材里双目紧闭的李瘸子,陈长生说道。

“李瘸子,当初你可是和我打包票说,如果棺材出了问题,可以来找你退钱。”

“现在你这个样子,是想赖账吗?”

听到陈长生的话,李瘸子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这里有什么东西你看上的,尽管拿走就是了。”

面对李瘸子滚刀肉的态度,陈长生顿时就给逗乐了。

“李瘸子,你就不怕我吗?”

“当初我坟上的土可是你帮我埋的。”

闻言,李瘸子瞥了一眼陈长生,说道:“我今年六十,郎中说我最多还有三年的活头。”

“我李瘸子一生无儿无女,也没什么老相好的。”

“你觉得我会在乎少活三年或者多活三年吗?”

“而且当初你来买棺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为什么?”

“自己给自己买棺材的人我见过,但是兴高采烈的给自己买棺材,我还是第一次见。”

说着,李瘸子再次打量了一下陈长生,犹豫道。

“对了小子,有没有兴趣来我这当伙计,包吃住不给工钱。”

“这个行当,最适合你这种孤身一人的家伙了。”

“而且学会了我这门手艺,你这一生大概率是饿不死了。”

“毕竟这世界上,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死人。”

听到李瘸子的话,陈长生有些意动了。

虽然自己确实能活得很久,但自己受到伤害还是会死的。

而饿死就是众多死亡原因的其中之一。

原本自己只是打算在这暂住一段时间,但是现在突然拥有了一张长期饭票,这个选择似乎很不错呀!

“李瘸子,你这条件也忒小气了吧。”

“多少给点工钱呀!”

面对陈长生的抱怨,李瘸子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本葬经扔了过去。

“就你这活蹦乱跳的样子,怎么也会死在我后面,我死了东西不都是你的?”

“这巴掌大的地方你也看见了,没有其他的地方给你睡。”

“旁边这口棺材就是你的床了,正好你也喜欢睡棺材。”

说着,李瘸子当即准备回棺材继续睡觉。

可是陈长生却一把拉住了他。

“等会,你不是要教我做棺材吗?”

“给我这东西干什么。”

面对陈长生的疑惑,李瘸子翻了个白眼说道:“正所谓技多不压身,你要是只卖棺材,谁来照顾你的生意。”

“实话告诉你吧,白事一条龙我全会,你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说完,李瘸子甩开了陈长生的手,然后躺回了自己的棺材里。

看着手里的葬经,陈长生愣了一下,随后笑道:“说的好,技多不压身。”

说罢,陈长生当即钻进了另一口棺材当中。

讲道理,棺材睡习惯了,睡床还真不舒服。

......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八年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般溜走了

陈长生在李瘸子的棺材铺彻底定居了,平日里就是看看书,学习一下做棺材的手艺。

每逢白事吃席的时候,陈长生都能好好的改善一下伙食。

只不过适逢太平年月,一年到头陈长生也改善不了几回伙食。

至于那十个属性点嘛,陈长生一股脑的都加到了防御上面去了。

从理论上来说,只要自己稍微苟那么亿点点时间,就可以获得无比漫长的寿命

既然如此,防御当然是陈长生最为看重的属性了。

值得一提的是,李瘸子并没有死在第三个年头,在陈长生来了之后,他整整活了五年。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熬过陈长生,某天晚上躺入棺材之后,李瘸子再也没能起来。

......

“长生哥哥!”

棺材铺的大门被一个少女推开。

陈长生也被这动静惊醒,随后无奈的从棺材里起身说道:“念生,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我这里是棺材铺,你一个丫头成天往我这里跑像什么样子。”

闻言,李念生吐了吐舌头说道:“我才不管那么多呢!”

“他们爱说什么就去说吧。”

“而且现在瘟疫横行,他们哪还有心思来管我。”

“我去给你做饭了,你快从棺材里出来吧,别整天睡在棺材里。”

说完,李念生就轻车熟路的走向了后面的厨房。

看着李念生的背影,陈长生不由轻叹了一声。

瘟疫已经横行了整整一年了,在瘟疫最开始的时候念慈夫妇就去世了。

他们的白事还是自己帮忙操办的。

沉睡时间的间隔,最低不能低于总寿命的十分之一。

距离自己上次苏醒,早已过去了八个年头,按理来说自己可以再次进行沉睡了。

但是念生这个丫头现在举目无亲,自己怎么忍心看着她一个人留在世上。

想到这,陈长生摇了摇头,然后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算了,早睡晚睡都一样,还是等这小丫头嫁人再说吧。”

......

很快,两份热气腾腾的早饭就被摆到了桌子上。

陈长生和李念生默默的喝着白粥。

突然,李念生抬头说道:“长生哥哥,你是仙人吗?”

“你这丫头,说什么傻话呢。”

“我要是仙人,我怎么会看着你娘他们中瘟疫而死,你娘可是我很好的朋友。”

面对陈长生的回答,李念生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碗。

“长生哥哥,我今年十四岁了,我不是以前的小丫头了。”

“有些事,你骗不了我。”

见状,陈长生摸了摸李念生的脑袋笑道。

“你这丫头,今天又发哪门子的疯。”

“不是不给你买糖葫芦,实在是你那牙齿不能再吃糖葫芦了。”

“改天我带你去买......”

“念慈是我娘的小名。”

陈长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念生打断了,而这句话也让陈长生放下了手里的碗。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