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推书网 www.hd-ky.com

大禹和夏启相差多少岁(大禹夏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大禹和夏启相差多少岁)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龙吟之后,各朝君主又复活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来碗热干面,主角是大禹夏启。主要讲述了:一声龙吟响彻。 伴随而来的是一位位历史上的开国之君,从大禹、商汤、姬发再到诸葛亮…… 天空之上,凭空出现的一卷宽达十丈的金色卷轴告诉他们,“每隔十日,降下一城。” 好嘛,各朝开国之君死后都会被召来,这是属于君主的围城生存游戏吗? 没办法,有什么办法呢? 开整吧! 于是,大禹开始带着夏启出城击杀野狼了…… 结果,不是,怎么还有丧尸啊?! 刘邦:“政哥!” 秦始皇:“杀!”…

《大禹和夏启相差多少岁》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1.请勿纠结语言问题,以及文字】

【2.关于生卒年,有记载的就写,没记载的就不写了】

【3.王莽以穿越者设定写,勿喷】

【4.新书与老皇帝城,没有联动】

...

一声龙吟响彻。

晴空万里的天空上,射下一道金光,落于一座空空如也的围城之中。

金光消散,围城正中央,出现了一位身穿古朴君袍的男子。

男子双眸和善,且透着一股心系黎民。

但此时,男子的神情是懵逼的。

似感觉哪里不对劲,微微用力握了握拳头,又连忙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脸颊。

不由惊讶:“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不仅复生,还变年轻了!”

就在这时。

就见天空之上,凭空出现了一卷宽达十丈的金色卷轴。

随之,金色卷轴自动打开。

男子立马看去,心中充满了疑惑。

就见卷轴上写:

【夏朝开国之君:禹】

【主要事迹:治理洪水、建立夏朝、划分九州。后世尊称‘大禹’,赞为贤圣帝王】

【赠予龙币:95枚】

【夏城池:占地一亩,城高三丈】

【城池人口:1】

卷轴全部摊开,久久停留。

大禹仰头看着,也是久久没回过味来。

“这...”

大禹不明所以,轻吸口气看向了四面城墙。

目测围城的占地大小与城高,也确实是如卷轴所说,占地一亩地左右,城高也差不多是三丈。

(一亩≈666.66平方米)

(一丈≈3.33米)

四周皆是高墙耸立,与其说是城池,还不如说是一座空空如也的围墙。唯一说它像城池的地方,也就只有位于东面,有一面简单的木质城门了。

而就在这时,天空之上的卷轴竟是微微动了起来,且发出磁性温和的声音。

似动嘴说话一般:“恢复至三十壮年,感觉如何。”

突然说话的声音,着实让大禹一惊,连忙看去。

大禹:“何人说话!”

卷轴:“夏禹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大禹:“这!你竟会说话?”

卷轴:“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惑,且听我慢慢道来。你可以将这里看做是另一番天地,是死后才能来的地方。且每位到来的君主,皆会恢复至三十壮年的模样。未超过三十岁者,则是本身年龄。”

“龙币,根据每位到来的君主,其各方面综合评价,来赠予。最高一百,最低负十。”

“龙币可用来购置任何原则性以内的物品。同时后续,你们可通过出城历险,获取更多的龙币。”

“这座城池,便是夏禹您的大夏城池。城池等级共有十个,分别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目前等级是最低的癸。”

大禹:“你是说..还有其他城池?”

卷轴:“是的,不过目前只有你。因为你的大夏是有记载的第一个朝代。”

大禹:“原来如此,那我夏朝的其他君主,何时到来。”

卷轴:“围城只自主降临开国之君。各朝后续君主,他们不会主动到来。每人皆需花费五十枚龙币兑换,按照顺序到来。若想越过顺序,挑选君主,则需花费双倍价格,即:百枚龙币。”

“且,每日只能兑换一位君主。”

大禹诧异:“这..还要花钱啊。”

卷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花,当个独行者。”

大禹摇头苦笑:“那还是算了。能告诉我,下一个朝代何时到来吗。”

卷轴:“每隔十日,降临一城。”

大禹若有所思:“也就是说..先到有优势,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获取资源。”

卷轴:“没错。”

大禹:“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让伯益来陪陪我吧。但...五十龙币是否有点多了,能少点吗?”

卷轴:“每到一位君主,皆会根据其生平事迹,再赠送一次龙币。只要送的龙币超过了50,那不就是不亏反赚吗?”

大禹若有所思:“说的也是。伯益当年辅佐我治理洪水,他的才能不在我之下。我将后位禅让于他,想必他会比我做得更好。他的龙币,怎么说也应该在九十以上。”

想通这些,大禹瞬间觉得五十确实不贵了。把伯益叫来,说不定还能多赚四十。

大禹:“行,五十就五十,让伯益来吧。”

卷轴:“请确认,是否花费五十龙币,降临夏朝第二任君主。”

大禹:“嗯?我不是已经说了吗,让伯益来。”

卷轴还是同样的话:“请确认,是否花费五十龙币,降临夏朝第二任君主。”

入耳。

大禹不由蹙眉,一股似猜到了什么的神情,浮上脸庞。

大禹缓声而道:“花费五十龙币,降临夏朝第二任君主。”

叮!

卷轴:“已扣除五十龙币,还剩四十五。”

紧接着。

一声龙吟响彻!

就见天空之上,射下一道金光,落于大禹近前。

金光消散,缓缓呈现出一个同样帝袍的男子,同样也是三十左右的壮年模样。

男子很懵逼,啥情况啊。

大禹见到男子那一刻,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大禹:“竟是你来,那看来..是你赢了。”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大禹:“你..好面熟啊,有点像..像我父王年轻的时候。”

大禹翻了个白眼,不理对方,直接抬头看向了上空。

果不其然。

就见卷轴上的字体已经发生变化,而是:

【夏朝第二任君主:启】

【主要事迹:改禅让制为世袭制、甘之战击败有扈氏。一生征战,威震四方。在位贪于享乐,晚期荒废朝政,以致众子夺位,致使朝局动荡】

【赠予龙币:61枚】

【夏城池:占地一亩,城高三丈】

【城池人口:2】

...

看完卷轴上的信息。

大禹似自言说道:“改禅让为世袭...”

夏启上前一步,试探问道:“你..你是我父王?”

大禹猛地看向夏启:“我问你!伯益如何,死否!”

夏启连忙后撤一步,已经确定,这是自己亲爹无疑了。

夏启似有些委屈:“父王你在位时,先将后位禅让给比你年纪还大的皋陶,结果他先行一步。然后你再将后位禅让给伯益,您老逝世之后,伯益那家伙把我拘禁了起来!”

“也是得亏父王您给我培育的势力,才让我绝地翻盘。历经鏖战,才终于将伯益诛杀,夺下了后位。”

“父王在位时碍于礼制,不好更改禅让制。但孩儿做到了,为何现在还反倒责怪孩儿。”

...

话落。

大禹一时语塞,抬手欲打。

夏启连忙后撤一步,拉开距离。

大禹:“你还敢躲!我..我确实有那么点意思,但没让你把伯益杀了!”

夏启小声嘀咕,没敢大声:“不杀还留着过年,反正杀都杀了...”

大禹:“你说什么!”

夏启连忙扯开话题:“对了,父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大禹轻吸口气,平缓住自己的心神。

平静之后,这才与之诉说了一下围城的基本情况。

听罢之后的夏启,面露诧异,与大禹一样,也是一时有些难以消化。

大禹轻叹口气:“罢了,反正都已如此。大夏安定否?”

夏启:“父王勿虑,孩儿已经将所有反对世袭制的势力,基本铲除,天下大定!”

大禹:“那为何卷轴上说,你晚年荒于享乐,以致朝局动荡?”

夏启一惊,眼神躲闪:“孩儿..实在做不到像父王活着时,那般勤俭节约。孩儿知错!”

大禹无奈摇头:“你呀你,让我如何说你是好。为后者,不是为了自己的贪图享乐。而是为了天下黎民,吃饱饭,穿暖衣。后者,当有为后者之责任担当!”

夏启拱手:“父王教训的是,孩儿知错了。”

大禹:“知错便好,希望我大夏后续君主莫要再如此。”

夏启环顾了周围:“父王,这里什么都没有。咱吃什么,穿什么,睡哪啊。”

大禹:“问他。”

说着,大禹看向了空中的金色卷轴。

卷轴:“夏城池目前龙币:106枚。你们的一切生活所需,都可以从我这里购买。其他皆是常价,唯独吃食是高价哟~”

夏启:“高价?能有多高。”

卷轴:“一个窝窝头,十龙币。一碗清水面,五十龙币。一碗大米饭,一百龙币。以正常人一顿饭的量,你俩想吃饱一顿饭,得花两百龙币左右。若是吃的好点...”

大禹:“打住打住!如此之贵,怎么吃得起。”

夏启:“对啊!你是故意的吧,想活活饿死我们。”

卷轴:“自古民以食为天。你们若是觉得贵,也可以有别的办法。一是出城自己寻找食物,那是免费的。二是从我这里购买粮种,耕种收获。粮种是常价,不贵的。”

大禹:“自己耕种,确实是长久之计。但眼下如何解决,岂不是只能出城。”

夏启:“我现在都感觉有点饿了。”

卷轴:“所以你们现在是打算出城吗。”

大禹:“你先告诉我们,城外到底有什么。”

卷轴:“城外有什么,取决于你们的选择。默认情况下,城外是无边无际的荒土,什么也没有。城门你们可自行打开与关闭。当你们做出选择后,城外场景将会更换。”

“城外场景分为九个难度系数,即:一至九鼎。每个难度系数的场景,皆有数千之多。请先选择难度鼎级,然后会随机产生五个场景,可供选择。”

话落。

大禹和夏启相视一眼。

夏启:“是不是难度越大,龙币越多。”

卷轴:“可以这么理解。”

夏启:“父王,咱选九鼎难度吧。”

大禹:“好啊,你自己出去。”

夏启:“呃...我一个人怕是有点难吧。”

大禹:“难道两个人就容易了?!”

夏启不说话了。

大禹:“选一鼎的。”

卷轴:“好嘞,请从以下五个随即生成的场景中,选择其一。”

话落。

就见卷轴上的文字再次发生变换:

1.《狼来了》

2.《你的背后有人》

3.《冰火》

4.《万花丛中》

5.《六指》

大禹和夏启看着五个场景名字,陷入了懵逼。

夏启:“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卷轴:“不行,选了之后才有介绍。”

夏启:“父王,要不选万花丛中?听起来,有很多美娇娘的样子。”

大禹嘴角一抽,都不想理夏启,直接说道:“就选第一个。”

卷轴:“好嘞!”

话落。

卷轴上的文字再次发生变换:

《狼来了》,一鼎难度。

1.天黑了,请不要出城。

2.天黑了,请出城。

3.我的幼崽比我更值钱。

大禹、夏启:“???”

夏启:“啥玩意啊,天黑了到底是出城还是不出城啊。”

卷轴:“每次场景选择完毕,都会给出提示。这是这次场景的三个提示,请务必牢记。至于讲的是什么,得靠你们自行摸索。”

大禹:“知晓了,然后呢。”

卷轴:“每次场景的选择,由新到来的国朝选择。选择之后,所有国朝面临的场景是一样的。此次场景,时间为十五日。请务必在最后一日结束之前,所有人皆回到城内。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大禹:“什么后果。”

卷轴:“无可奉告,到时便知。”

夏启毫不在意:“切~还卖关子,瞧把你能的。”

说罢,夏启看向大禹:“父王,咱出城寻点吃食吧。”

大禹点头,他也确实有点饿了。

随即。

二人迈动步子,朝围城东面,唯一的城门而去。

卷轴:“请留步!”

二人驻足,回头看去。

卷轴:“就这样空着手出去啊,你们是真不把城外场景当回事。好歹在我这里买点趁手的兵器呀。”

二人赶紧屁颠屁颠跑了回来。

夏启:“早说嘛!原来还能买兵器。”

卷轴:“早说过了,任何原则性以内的物品,都可以从我这里购买。吃的、用的、穿的、玩的,什么都可以,只要龙币给到位!”

大禹:“得省着点花,我总感觉以后会有大价钱的东西。”

夏启:“父王,这我就要说你的不是了。钱不是省出来的,是挣出来的!”

大禹:“少来,我一生为国为民,不敢贪乐。你倒好,大夏那点家底,你败光了多少!”

夏启:“没败光多少,就..就正常消费嘛。”

大禹:“哼..你不说,回头我问第三任君主!”

夏启:“呃...父王,咱还是说正事吧。喂!你都有什么兵器卖。”

卷轴:“首先,我不叫喂。你们可以叫我小轴。”

...

随即。

就见卷轴上的文字再一次的发生变换:

破铜烂铁十件,一龙币。

基础战备套装,五龙币。

五十步弓箭,五龙币(赠十支箭矢)。

百步弓箭,十龙币(赠二十支箭矢)。

开山斧,五十龙币。

...

卷轴:“此处只简单列举了几样物品,如有需要其他,可向我询问或直接说明。”

大禹和夏启此刻看着卷轴上显示的武器价格,不由沉思。

夏启:“父王,咱是不是还有一百多龙币。”

大禹:“嗯,先来个最便宜的十件破铜烂铁吧。”

夏启:“别啊父王,没有好兵器怎么赚龙币。怎么说..怎么说也得整个战备套装吧,也不贵,才五龙币而已。”

大禹思索再三,终是一咬牙:“罢了罢了,那就来一套战备套装,再来一弓五十步的弓箭。其他的暂时不要。”

卷轴:“好嘞。已扣除10龙币,夏城池所剩龙币:96枚。”

话落。

就见大禹和夏启二人面前的地上,凭空出现了一套由藤枝、铁片串接而成的战甲,和一柄普通长矛组成的战备套装。

以及一弓木质普通的弓箭,和一个用竹筒装着的十支箭矢。

大禹:“去,穿上看看。”

夏启点头,连忙上前将其穿戴。

片刻后。

就见夏启全身上下,是‘全副武装’,连藤甲帽都有。

夏启手里拿着长矛,很有小兵派头的样子:“父王,感觉还行啊,你难道不整一套?”

大禹走了上前,将地上的弓箭拿了起来:“我不是生性杀伐之人,套装还是给你吧。为父用弓,给你远程打辅助。”

夏启:“哈哈哈..多谢父王,这叫父子同心,其利断金!”

大禹也是一笑:“就你会说话,走吧。”

夏启充满干劲:“好嘞,父王。”

随即。

二人大步朝城门而去。

很快,来至近前。

城门是再正常不过的木质城门,内部有一个木栓。

夏启上前,将木栓拉开,很轻松便将城门也随之打开。

城门开启。

二人皆是有些好奇的看向城外。

就见城外是一片绿衣盎然的青葱草地,一副生机勃勃的春景图。

大禹看了看天色:“午时已过,早去早回。”

二人大步出了城门,脚踩青草地,往未知的前方而去。

时间一点点流逝。

二人边走边聊。

一会儿聊聊生前的过往总总,一会儿聊聊如今依旧未能完全理解的围城。

夏启:“我还记得当年父王你治理洪水,我和娘亲在家里,每日都盼着父亲您能回来看看,可您却三过家门而不入...”

大禹:“你这是在怪我吗。”

“不敢不敢,父王一心为天下黎民,孩儿敬佩!”

“你能明白为父便好,不过我也确实愧对你娘亲。”

嗷~~

就在这时,一声突来的狼嚎之声,传来了二人的耳中。

二人一惊,连忙停下了闲聊,四周远看。

就见,斜前方的一座山丘之上,站着一头身形魁梧的灰狼!

那灰狼与二人的距离大致有一千多米,即便这么远,也不难看出那狼的体型健硕,以及那双死死盯着二人的狼瞳。

夏启:“父王,拿箭射它!”

大禹:“你当我神弓手啊,一千多步怎么射。”

夏启:“呃..那孩儿当先锋,宰了他,今晚吃狼肉!”

说罢。

夏启提起手中长矛,就欲冲杀向前。

然而刚走一步,却见那山头之上,又冒出了一个接一个的灰狼...

转眼,便有二十多头!

夏启立马停下了脚步:“这么多!”

大禹:“狼是群居,怎么可能只有一头。”

夏启:“它们来了!”

就见山头上的二十多头灰狼,突然发起了进攻,朝二人猛冲而来。

大禹:“跑!”

二人是毫不犹豫,撒腿就跑。

夏启:“父王,这边!”

大禹看去,就见夏启所指方向,有一片还算茂密的丛林。

也是不多犹豫,大禹连忙跑去。

而身后狼群,速度极快,已是越来越近。

嗖嗖!

二人窜进了林中。

...

嗷~~~

狼嚎之声再起。

群狼也进入了丛林之中。

狼爪踩在松软的草叶上,发出沙沙声。

二十多头灰狼,分散开来,用鼻子嗅着,四处寻找。

一头体型魁梧的大灰狼,嗅着嗅着,便来到了一棵树下。

而此刻,夏启就躲在树上,手持长矛对准,心跳加快。

嗖!

突然一支箭矢飞射而来!

正中夏启树下的那头灰狼的侧背,直接贯穿。

一声凄厉嗷嗷叫,那头灰狼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

箭矢射中一刻,就见那灰狼的身体上浮现出了一行小字:+10

小字又转眼消失。

夏启连忙看向对面树上,是自己老爹射的箭。

“父王威武!”

“少拍马屁,它们来了!”

同伴中箭,其他灰狼迅速围来。

转眼,狼群汇集,同时也发现了树上的二人。

嗷~~

二十多头灰狼,在树下来回盘走,死死盯着树上二人,不断发出凶狠的狼嚎之声。

大禹再次拉弓。

嗖!

又是一支快准狠的利箭飞去。

噗的一声,贯穿一灰狼的脖子,又倒下一头!

同样的,其身上又再次短暂显示:+10

大禹:“刚才以为看花眼了,这次注意到了,是真的。”

夏启:“我也看到了,射杀一头灰狼就有十枚龙币奖励?”

大禹点头,心中有些兴奋:“应该是的。”

夏启:“奖励还挺高,那可以啊!”

这时,大禹再次拉满弓弦。

嗖!

嗖!

嗖!

连着三箭射出,皆是命中。

另一树上的夏启看得咂舌,连连摇头道:“好一句:我不是生性杀伐之人。你这好家伙,射的是毫不犹豫,比我还准。”

大禹:“咳咳..你不懂,我们那时治理洪水,成日走迹于荒郊野外,勘察地形。狼群也遇到过不少,没点保命的手段,怎么能行。”

夏启:“是是是,父王您继续。”

大禹再次拉弓!

又是接连数箭射出,然后..然后就没箭了。

大禹:“完犊子,没箭了。”

说罢,大禹看向了夏启。

夏启一愣,心说你看我干啥。

...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